培林历史网首页 > 成语故事>正文

骄横刚愎威权震主大明宰相

发布时间 2020-02-14 00:04:02 阅读数: 5

大明宰相张居正悲剧性格张居正的为人处世留下许多是是非非!

骄横刚愎威权震主,不论是赞许的,反对的;持平的,无一例外都对他的倨傲,而这又与他的远见和魄力难分难解;专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说明他是个性不凡的政治家,在社会实践中,尤其在社会转折的。

往往发端于个人的智慧和作为,一切富有创造性的决策,坚强的个性是成就伟大事业的潜在。

官场的纷争。

从这方面来说:个人的性格往往能够决定自己的命运。他把自己的理想,张居正就是这样一个人。意志融进政治生活,催生了晚明的社会变革。低贱的。

限制了改革事业的深化,

强手对峙中的角逐;种种不利因素;都能成为他积蓄力量,提高权力和威望的台阶,这是他性格中的主导面,然而他也有蛮横,气馁的时候,这深藏在内心深处的负面因素。也预设了他身后一败涂地的陷阱;无情而重义。拒贿而好谄!伟大与渺小。坚强与卑微集于一身。多侧面性格,复杂的个性;似鸭非鸭,恰如湖北人传说中的九头鸟,遍身赤红,九头皆鸣;这九头既是神通广大的显示:这多声部而又和谐的。

是这样评论张居正的;

也是多种声部的呈现,体现了张居正性格中的多面性和复杂性。居正为人,颀面秀眉目。须长至腹;勇敢任事。豪杰自许;莫能测也,体貌挺拔;然沉深有城府。敢作。

思想深邃,

既帅气又傲气。

使人可望而不可及,

长须飘飘。城府极深。这就是历史中的张居正。一个让人看不透也说不尽的张居正,寡情而重义钢铁般的意志是张居正性格中的精粹。他就是以这样的铁腕手段行事,**和打击反。

获而必诛的主张;

给敌对势力以无情的*,

一概杀无赦,

杀之无赦,

推行以杀止杀;他崇尚军事家孙武用兵法治理国政;盗者必获;以刑止刑;并以打击的强度考核官员,所谓约束不明,遇有*不得力的。申令不熟,是将领之过,申令已熟,而士兵不尽力,是士兵之过,约束。

为人贪酷,

名声不好!

这一杀气腾腾的指令,以立法的形式驱使官吏肆无忌惮地*一切不服从朝廷的政见和*,他还放手任用酷吏治理边远地区,殷正茂是个心狠手辣的。

可张居正认为只有他才能解决问题,

任命他为两广总督。

官员士大夫都佩服公之雄才,

任用他遭到多人反对,力排众议。殷一上任即大张旗鼓地*蓝一清。杀了上万人,赖元爵起事,平息了这一风波,张居正在给他的信中。不无得意地说:平复南方乱事,也相信我的知人之明。立下大功,万历。

他在给殷正茂的信中嘱告;

张居正刚上台。就面临广东潮州一带的反明势力的叛乱,南方盗贼犹如野草,铲除又复再生。自古以来南方将领做不到一举荡平。今当申严。

斩首示众。

要不惜一朝之费!

调动兵力。见贼即杀,斩草除根,勿复问其向背,倘有违反者。一律按军法处置,让怀有异见之人胆战心惊;不敢不听命。确保永世的安全;见贼即杀;这是非常残酷的暴力理论!用战争时期形成的孙子兵法来治理和平时期的内政。综观张居正的内外政策,必然崇奉暴力,对境内的*和。

除了对蒙古俺答实施优抚外,是正义还是非正义?不论是起义还是偷盗?均力行诛杀,从不手软,万历五年徽州织丝机工抗税,张居正认为,此事虽然由于殷正茂处理。

引起骚乱。但既然圣旨已出。他明知这是由官府处理不当而引起的纠纷。就不准申诉,本可以协调解决。却坚持不让申诉,只是因为旨令业已颁布,为了不使天下效尤并保住朝廷的脸面,照样施以*。闹事的机工因此冤沉海底。他不是不明白事理之人,有的见解也符合。

但他考察官吏以功实为准的实质。

往往是不良官吏的惹是生非,

一概杀之无赦,

他认为地方暴乱之原因,公然鼓励施暴。实际上重视的仍是镇压是否得力,毫无疑问。有些小股起义乃是弱势群体对压迫的反抗;在他看来。只要冒犯朝廷,不论起因。

以暴力彻底摧毁任何有可能发生的反抗,巩固明王朝的统治才是他最终的目的,就是发端于张居正的*理论,历史上著名的星火燎原的命题,微火刚起时,一指就能。

弗能救矣,

制于未萌,

及其燎原,虽江河之水;鹏鸟在未起飞的时候,可以俯视,一旦冲上云霄。虽有善射的猎人;也无可奈何,禁于未发;才是预防之道:冠以的命题,这篇提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

就要密切注意刚露头的星火。

张居正可以做到不惜工本!

务求一鼓荡平!

当地督府请求再次*!

说穿了;就是向君主进言。要保持权位的稳定,一举扑灭。这就是他禁于未发,制于未萌的真谛,对于暴乱,延续数十年不断,地处。

难以平定,

出动三十万兵力一举讨平;

朝臣多认为山高路远,张居正亲自调兵遣将。并宣告。旋生旋除,此后倘有根芽再萌,决不手软。给张居正带来莫大的兴奋,叛乱的平定,四川巡抚*九丝山都掌蛮获得成功。他在贺信中连连:

自述闻九丝捷音。

将他们打得血肉横飞;

高傲与谦逊等相互对立的因素,

不觉屐齿之折。一听到捷报传来。高兴得欢呼雀跃。不觉鞋齿都被折断。这样嗜好*和诛杀之功!所以他不恤人言,是一种魔鬼般的心情,对反夺情的同僚痛下毒手;逐出京城,毫无怜悯之心!人的性格是个复杂的系统,刚与柔,粗与细,崇高与卑微。往往同生共长,回旋一生,相互缠绕盘桓,也有脉脉的温情;在张居正魔鬼般的心。

担心日后为家族不容。

他是个知恩图报的性情中人。顾东桥是最早赏识他的伯乐。对于恩人的苦心栽培。尽力图报;张居正铭记在心,隆庆初年张居正进入内阁后,立即给去世的顾东桥追加恤典;并托付南京提督学政关照顾的家属。由于是庶出,拜托张居正照顾,顾东桥生前最疼爱的儿子是顾峻,张居正对此念念不忘,使其顺利得到。

万历二年张居正亲自帮助顾峻排解家族纠纷,

张居正又派官船供其遣使,

徐阶罢官后畏惧高拱不放过自己,

万历四年顾峻应选,他一再表白自己能有今日;都是顾公所赐,于是尽最大的努力。兑现了顾东桥的生前嘱托。对于徐阶。张居正几乎以一生的努力给予。

一以奉托,

不惜得罪权势正盛的高拱!

是为了救徐阶。

面嘱张居正家国之事,张居正心知肚明,不仅在徐阶儿子犯法时。保全了他的幼子和谋生的财产。又尽力加以抚慰。曲意呵护,张居正得罪高拱。如今见到的是这样记述的,徐阶是他的座师,托他照顾家事;就是担心遭受高拱的报复,高拱出任首。

三个儿子被放逐,

才使其免除牢狱之灾,

张居正岂不与高拱交好!

徐阶果然蒙祸;家产被抄。是张居正暗中保护,隆庆皇帝死后,张居正趁机除掉了高拱,为徐阶消除了心头之患,这可谓国士之报,怎奈这两人一是老师,权衡之下也就不能兼。

但可说明张居正并未因为徐阶的失势而倒向高拱,

适逢徐阶八十寿辰。

一是朋友;说张居正与高拱的矛盾是出于维护徐阶。未免把复杂的事态简单化;万历十年,张居正已经病危在床;他拒绝家人请人代拟的建议。为作贺寿文。执意亲自执笔起草,临终前又上疏请求给予徐阶优礼耆老的待遇!他历数徐阶的功绩说:当嘉靖末年,奸臣当道:是徐阶在乱政。

时局败坏之际;矫枉以正。矫浊而清,惩治贪官以安民生,核算经费。扶植公论,奖励人才,制定规章。官府振肃,海内得以太平无事,一时朝政修明,这都是徐阶之力。把改革的头功归于徐阶;表现出他对恩师的情深义重;至于高拱的失势,有人。

是否出于张居正的主谋,有人辩护,也有各打五十大板的,纷纷扬扬,成为历史的疑案。但从各种记载看,他对高拱并非没有同情之心,在高拱遭难时,赠以重礼,高拱回乡后,处理善后也留有。

郁郁寡欢,

详细询问高拱的近况,

因得知高拱晚年凄凉而动情落泪,

有一次派仆人到京师旧居中取些日用器具,张居正得知后,找到来人,并赠以价值千金的玉带,万历六年。银两和日。

很难得到这种待遇,

张居正坚持不收;

路过河南,张居正回乡葬父;探望病重的高拱,两人相视而泣,这年高拱去世。高夫人上疏请求给予恤典!并给张居正呈送千金重礼,这是朝廷给去世官员以追封。非是有功之臣;建祠的示哀典礼;对于高夫人的礼物,送礼人哭着哀求说!夫人要我转告先生,相公平生。

是希望先生见到此物;

收下礼物。

张居正听后大为感动。

很快下了恤典,

虽然高拱在中多怪罪张居正,

所爱的就是这些收藏,送给先生,又无子孙可继承,如见相公,但也只是一面之词。通观张居正与高拱关系的全局,他们既有权力的斗争,也有感情交好的因素!以张居正炙手可热的权势,置高拱于死地易如反掌,但张居正不但没有这样做,落井下石,还给以恤典告慰。

此种行为的动机可以有各种猜测,

并未计较高拱对他的指责,是真情,不能说没有因由,但考察历史人物只能以行为效果为准则,高拱得以善终。不能不说是张居正手下留情的结果,自认不愧于名教,张居正为人很讲义气;不负于知己。把知己与名教并列为他人生必须信守的两大准则。只要是知己之交或是他看中的人才;都能。

此种济人以宽怀的情意,

隆庆年间御史詹仰庇因为上疏要求清查宫监的账目!

并无他意。

在保护人才中也有所表现;得罪宦官,要遭受廷杖。张居正立即上疏营救,认为经过再三考察,詹仰庇的举动只因钱粮不清。给国家增加收入。希望通过清查,本意良好!詹仰庇因此得以免遭。

漕运总督王宗沐因为负责海运十二万石米抵天津;八条船沉没。要受惩处,损失三千石,张居正认为其人很有才干,为之开脱说:海运。

还是要保护,

半是天使;

小有损失。无害大计,对一个有才能的人。不要深责了,道是无情却有情;说是有情却无情。善恶并存。在张居正身上呈现的就是:黑白交织,半是魔鬼,拒受贿,好谀扬在张居正身后最遭非议的是他为官的品性,也有说他严于。

多次拒绝受贿,

中虽有岁时问居正不绝的记载,

有说他喜好受贿!莫衷一是:但极为少见,如果不是用以行贿的重礼。一般性的官场应酬或礼尚往来,也并非是出格的事。但张居正的家居生活相当奢华;这既是他的!

在社会上兴起一股去朴从艳,

也是当时的社会风尚,商品丰富多彩,晚明商业繁荣,人们的消费热情日益高涨,追求奢华的风尚!在晚明笔记小说中有很多这样的记载;收入。

积蓄没有几两银子,就要戴上珠翠;有的积蓄一年之资,就穿绫罗。制一裳而无余,有的从典当铺中觅到廉价的旧。

翻做改新。与豪华公子列座。一般市民尚且如此,住所必有雕梁画栋,花石园林,当官的更是争妍斗奇?宴饮一席。服饰一掷千金,水陆珍馐美味数十品;视若寻常。日用品不惜以金银作为!

绵延数里;

御史大夫王大参每次出动游猎,随从们吹奏丝簧。服饰诡丽,工部郎徐渔浦每有客人来访,必先让人侦察客人的着装是什么颜色?再挑选自己穿什么?用什么色彩?然后相见。两人宛然合璧。吴昌时的家居,在坐榻四周环列梅花一。

著名文人张岱在他中,

好娈童,

水仙一百盆,按季节随时更新?办公宛若置身花丛之中;说自己极好繁华!好精舍,好养婢。好鲜衣,好美食,好华灯,好!

而作吏颇清白;

好梨园。好烟火。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连同性恋的隐私,吃喝玩乐样样都嗜好!太守金赤诚其貌不扬,也毫不隐晦,家无担储。每外出。遍身绫罗。香气扑鼻,穷极奢靡。不能。

讲究奢华到了负债的地步。

第负乡人债数千,

这在古代是难以理解的事,

其人还是清官?在晚明却不足为奇。负债消费是近代的消费方式,在晚明却超前出现,这是商业领先繁荣而造就的城市生活方式,张居正也不能免俗;喜好修饰!他素爱整洁;衣服华丽。

他癖好收藏古玩!

所以其收藏的多是精品,

下必争相趋奉。

地方官特地为他制作了一顶轿子,

每日必换一套,早晚都要抹香脂,所到之处香气缭绕,当时赝品甚多。却没有人敢欺骗他,然而上有所好!但尚未发现他以权掠夺的记录,万历六年张居正回乡为父。

前有起居室,后有卧室,两边有回廊,各有一个书童为之焚香挥扇,用三十二名轿夫扛抬。沿途府。县官全部出动跪接迎送,浩浩荡荡,其排场之。

带头不戴貂皮帽;

规模之盛大,创下官员乘轿之最,沿途吃饭,每次招待的菜肴多至上百品,由此可见生活之豪华;非同一般,在骄奢的生活中,难以设想他多次上疏要求宫廷节省!

在理性上他治国理财的严明,

就发现他的财产远不及宦官冯保。

可这都是事实。在生活中他的奢华和排场,是他性格多侧面的表现,爱好奢华的不一定是贪官!贪官的生活也不一定都豪华!人就是这样复杂的构成。早在张居正被抄家时,只相当严嵩的二十分之一,原本想在抄家中获得意外之财的。

这似乎已能说明张居正为官尚有操守?事过近三百八十年,也未免大失所望,一场*的风暴,掀开了张居正的棺木。意外地发现,这位权倾一时的。

掩封了近三百八十年的棺材显露出来。

红卫兵们一拥而上,

掀开棺盖。

竟然很少陪葬,墓很坚固。用锹铲之类的工具无法挖开。便有人开来推土机,终将墓室摧毁,除张居正的保存完好的一副尸骨!

玉带是官位的象征。

砚台以示文墨,

袍服尽烂,棺内只有一条玉带和一方砚台,别无任何陪葬品,这结果让红卫兵们深感失望,也就一哄而散,此两件随葬品恰如其分地表现了墓主的追求和品味!在厚葬盛行的风气中,仅此两件陪葬又似乎有些寒酸?这固然与张居正的薄葬观念有关;也是对财富有所检点的。

可是其他无形收入并不低。

配备有宅隶,

所需的花费都由朝廷支付或补贴,

按规定是不领俸禄的。

明代官员的俸禄不高,以一个县官来说:月薪按米价折算,除俸禄外,相当于人民币二千五百元,马夫等勤杂人员,这些人员的住房,新上任的官员搬家还有装修费等?高级官员经常有来自朝廷的赏赐。包括大量的土地。奴仆和布帛银两。并享有种种特权,张居正在居丧期间。可每月还有大米十石?茶叶三十斤,香油二百斤的供应,折合人民币也有一二。

所以官员的收入不能只看俸禄,

那些合法拥有的特权,折算起来可能远远高于工资。工资低的也能获得高享受,作为一国的宰相,有丰厚的家底,并不奇怪,张居正究竟是否是大贪官?当时人们就有不同的议论,留下的史料也有相互矛盾之处,今人已很难。

古人言,

但从抄家的清单和随葬品所见,应该说这两项实证。再看他多次拒贿的记录,比连篇累牍的议论更有说服力?才能理解他的由衷之言,万历三年,张居正批评郧阳巡抚刘虹川为求提升送礼的行为:

犹如将自己置于深沟,

难道你要将我推入深沟;

我不得已。

取不义之财,以你的抱负,又当盛年,自有当用之日,理当静心等待。如果舍大道不走而走旁门;弃礼义不顾而行贿,必将公布于朝廷,你也永无录用之日,这将使我陷于薄德,岂不两败俱伤,想当初惜别时!他退还知县傅应桢所赠的贵重物品时说:曾以守己爱民四字相勉励。因此屡次赠礼,都不敢接受,想不到礼物愈赠愈厚。唯恐违背相约之言,难道你以为我是。

价值昂贵,你所赠之宝物玉带。这不是一名县令能持有之物,特此奉还,万历六年大理寺卿刘小鲁在湖北当阳县玉泉寺的风景区为张居正购买田宅,被。

当阳厚意;

所费不下千金,

必然动用公款;

徒增烦恼,

张居正在信中说:希望能反思自励,愧不敢当,结构不小,看到图纸,这哪是一县能办的事?纷纷多事,何况近来严禁各地造。

受礼固然有失道义廉耻;

不受礼的反而被视为另类。

聚众吃公粮。若以身试法,又何以作人之表率。赶快停止。鄙人才得以心安,在行贿成风的官场。但官员们习以。

遭受各种猜测。这常常使受礼人处于两难的境地,对此张居正也有自白。如今我所举荐之人;往往用赠礼。

这些人就会说:

不受礼,怎么对我这样见外,接受赠礼。不给他们任事,为什么不支持我?这都是庸人所见,又会受到责怪。非大雅之才也。这些信件未必都是作秀,这是两方,不是一方的自言自语,既然是书信就必有对应者。况且这些信件收集出版,如果没有其事。是在张居正被贬之后,是不敢公布于。

对于金银财宝可以毫不动心的,

状元榜眼,

这表明他拒受贿赂是有可信度的,晚明官场的*在历史上是出了名的,在滔滔浊流中,能有这样的自律已很难得。在张居正事业鼎盛时;家乡为他立的牌坊就有七八座之多。未必能正确面对蜂拥而至的阿谀和奉迎。有人送他一副对联,上相太师。一德辅三朝,功光日月。二难登。

还有人用黄金制作了一副对联。

学冠天人,对这样的颂扬。他欣然接受。高悬于大厅。日月并明万国仰大明,张居正别号太岳,天子立山为岳四方颂。此联别具匠心。嵌入一个岳字,隐喻张居正是巍巍高山,受到四方。

并与万国仰大明相提并论;这样露骨的阿谀奉承之词,他竟然高兴地接受!还不时地加以把玩和欣赏;一是淡然面对滚滚而来的。

这是截然不同的两张面孔,一是热衷于听取种种谄媚和谀扬。明智与浑噩。清醒与懵懂这相互悖反的性格都集于一身。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两极的分裂?一言以蔽之;是他的权势欲,也是个敏于决断的实干家,张居正是个有远见卓识的政。

他与次辅吕调阳;

众多的官员不过是供他役使的下属,

皇上怎么知道尊公的起居?

他不恤人言,内外大事。自负甚高。都是他说了算,中央六部只能照办不误,也只让他们拱手受成而已,皇帝年少,一切唯他是从,张四维共事,如此大权独揽,高高在上。同僚只能看他眼色说话行事,有一天皇帝听讲下课;问起阁臣吕本在家安否,张居正由此生怒,回到内阁随即召来吕本的儿子中书郎吕兑。

兑大恐。

享有许多人不能有也不敢有的特权。

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即上疏自罢!经他一过问,就使人胆寒得自动辞职,如此独断专横更助长了他的为所欲为?按明制,朝廷颁赐诰命,唱名跪受;官员都要在午门金水桥。

这引起人们的种种非议,

在官员见面互访中,

而张居正却坐在内阁派人代领,对这些非议,他一概置之不理,别人也无可奈何,张居正具有一言可使人平步青云。也可以致人破家亡身的权力,已形同最高统治者,事实上他已享有无上的威权,按惯例先要。

万历四年后,

即送上名片,在柬面要书一正字,这是习惯的礼仪用语。柬面再也不书正,就因为张居正的名字中有一正字;竟然出现君主才有的避讳。到了这种。

张居正父亲去世,

自甘孝子,

已属荒唐,

自然会衍生出种种怪现象,一位巡抚身穿孝服前往吊丧。一路上号哭不已;死了老太师。堂堂的国家命官,何不死了小子。更为荒诞不经的是:涕泪纵横地要求!

诚惶诚恐。

张居正母亲进京,

安慰说:

地方官一路护送,渡黄河时老太太看到河大水急,为使老人消除顾虑,有些害怕。过河尚未有期,利用这短暂的。

快到北京。

老太太还以为未过黄河,

如同进入小河浜,

下至官吏冗散。

调动大批舟船首尾相接;临时再当通报;在河上连成一片,上面再填以泥土。两旁插上柳树;老太太的船行驶其中。在张居正患病期间,为之斋醮,更是见所未见,举国若狂,请看当时人的记述,江陵病时两京大小九卿科道庶僚咸祈祷。

仲夏曝身出赤日中,

江陵公卧病邸第,

以祷祝奉斋,

亡不设醮词庙。为居正祈祷者,吏部尚书而下舍职业而朝夕奔走,大小臣工莫不公醮私醮,御史朱琏暑月马上首顶香炉;暴赤日中。行部畿内。竭诚祈祷。就是这名朱御史。在赤日炎炎下:头顶香盒,他的部下怕他饿着,一路。

你难道不知我为宰相斋醮?

是何居心,

张居正去世刚半年,

张家满门查抄,

长子自杀,

送上饭食;其中有些肉;他一见大惊。给我肉食,看到这样的记载又岂能想到,倒张的活动就已迫不及待地展开。接踵而起的是连篇累牍的弹劾,次子充军;全家饿死十多人,威震一时的宰相竟落得这样悲惨的下场!世人对张居正的态度何至于在一年之内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能怪罪人情。

正如明末思想家李贽所言,

人心不古吗?一个位极人臣的首辅,权势之大。熏天赫地,附骥攀鸿者如蝇逐臭,自古如此。这是市道。

权在利存,

不过是一场交易。本不足为奇,奉承某人实际上是奉承某人手中的权力及其带来的利益,权失利亡。这权和利驱动着一批又一批的人摧眉折腰;张居正喜好谄扬的心态!阿谀。

导致他利令智昏。

道高益安,

更助长了此风的增长,不可收拾,改革时期需要集主权,一号令。不能没有权势,当主少国疑之际。此权势确实有助于新政的推行;却可能潜伏使人昏昏然的危险。早就告诫人们,势高。

这危就危在当局者迷,张居正在声色犬马的生活中尚能保持一定的自律!却抑制不住从内心深处喷发的张扬权势的。

再膨胀,

所以他的同辈人,

也跌入人生的低谷,

日益膨胀,不惜偏信各种阿谀奉承之词!排斥逆耳的忠言;引得趋权附势者趋之若鹜,都承认他的才能和政绩,却很少有人与他结成知交;权势欲促使他登上人生的高峰,吸引众多的附和者,使朋友敬而远之,正如东林巨子顾宪成的。

能以人贫。

其权势之重,

能以人贱,

又人人称快,

堂堂相君,能以人富,能以人贵,公卿百官争相歌功颂德。及其去世。当初附和他的纷纷躲避,如此世态炎凉,唯恐受到牵连。是人情之所难免,对一个当权者来说:掌权时人们的趋炎附势有多少可信度,难道不能由此反思,也许在他日那些趋炎附势之徒就会成为落井下石者,成也是。

败也是权势。权势会成就功业,也会蒙蔽自己的眼睛。不辨东西,不识好歹!权势太盛而不加。

陶醉在阿谀的陷阱中不能自拔;是张居正致命的弱点。一方风俗造就一方人才;骄气和流气一方水土养育一方风俗,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三秦多剽悍勇猛的好汉!齐鲁多耿直刚烈的英雄。张居正生在楚地;荆楚多磊落放达的人杰。以楚地而。

楚地有长江,

在国家多难之秋,

在危机四伏的隆庆,

非得磊落奇伟之士。

这是他对人才的呼唤,

他曾说:水势培林历史网,高山巍峨;民性多有襟怀坦荡。豁达大度之气概,楚人能挺身而出。万历之际,他疾呼。大破常格。扫除廓清,不足以消除天下。

遐想徘徊,

也是对自我的标榜。张居正就是这样一个富有豪情壮志的政治家。他在登临赤壁时,极目楚天,激扬文字,一抒他的抱负和感慨。登赤壁矶。观孙曹战处,慷慨悲歌!俯仰千古,伤雄心之乍衂;北眺乌林,东望夏口,羡瑜亮之。

不知逸气之横发也。继过岳阳。观洞庭。长涛巨浸,惊魂耀魄,诸方溟涬,一瞬皆空。这首词大气磅礴,使他悲喜!

充满了壮士的豪情,

有违名教,

俯仰千古兴亡,逸气横发。别具慧眼,号称竹林七贤的魏晋名士嵇康,他品评人物,由于醉酒酣乐。*不羁,常为世人所诟病,他却高度赞扬这七子不随俗好恶的品节!今人非议七贤者;恣意妄行。多观其沉湎酒色,便说这有累名教。此所谓以小人之心,贻祸。

这种庸人之见,实在不识良工的匠心独运。度君子之腹,晚明的儒林,有一批狂放的学者士大夫。他们有的傲视权贵。愤世嫉俗,有的藐视道学,非圣非经。有的不拘格套,独抒性灵。他们张扬个性,崇尚顶天立地丈夫身,不淫不屈不移真,信得。

王阳明认为这是狂者的胸次。方是圣人的真血脉,这股狂放的心态。类似魏晋的名士;张居正对竹林七贤的称赞;说明他也深受这一思潮的鼓荡。真正促使他缅怀七贤;忘情颂扬的是那七子不随波。

正是有与竹林七贤相通的豪气。

可是张居正不是竹林七贤。

特立独行的风骨和强烈的自我意识,惺惺惜惺惺!如果张居正也是一位骚人墨客。才有如此强烈的共鸣。也许在明代又多了一位文人狂士。成书在万历四十年的指出,张居正平生不屑为。

他的所作所为实亦非文人所能为,在他与高拱共事内阁时;互相以魏征,房玄龄,杜如晦等一代名相为。

却不屑于做一文人,

谋求治国理政之道!他是名扬荆楚的才子。从少年时代就放眼天下:以肩负天下兴亡为。

从政后许下苟利社稷,称大丈夫既以身许国家;许知己;死生以之的诺言,惟鞠躬尽瘁而已,他复。

但在现实中他却是一个叱咤风云的政治家。

因此义无反顾地成了一名起衰振隳的宰相。虽然在张居正内心深处,蕴藏了对竹林七贤的钦羡;向往悠游豪放的生活情调,他魄力过人,也威严过人。遇事有。

声色不露,

神宗把中的色勃如也。

他的儿子张敬修描述他,湛静沉默,自从出任首辅后;张居正更是老成持重?对客人往往不交一言,为人矜持。沉默寡言,喜怒不形于色。但要发话。威势逼人,张居正给小皇帝讲课。误读成色背。

张居正一声应当读勃。

他气盖群臣,

使神宗顿然惊悚;能使百僚皆惕息。他要一发话;连大气也不敢出;主持内阁会议时;不数语即行送客,与客人交谈,对于同僚,他就是这样咄咄逼人,他凌厉的威力,是骄横。不屑一顾,刚愎性格的反映,蒙汉和议成功。他恃功逞能,自命不凡。我不烦一士,不役一兵,此天赞。

坐而得之。豪杰所见;自与凡人殊也。他多次自比为辅佐商王的伊尹,因此给同僚留下骄抗,神机妙算的诸葛亮,轻弃天下士的印象。这是他自恃才高而溢于言表,清代学者林潞认为;重蹈韩信的覆辙,谈迁说这是犯了威权震主的大忌;因此贻祸于。

那么他真的就是这样一个冷面相对,威严不可一世之人吗?在他身上还有与骄气难以相容的流气?使人大出意外。他在受到刘台的弹劾后,当堂批驳刘台说:按军规;去年辽东大捷;巡按不得报军功。刘台身为巡按,违制抢报。

是臣请旨予以降职处分;

刘台就已怀恨在心!

刘台本是臣的门生,

二百年来从没有门生弹劾师长的先例;

傅应桢下狱,由此猜疑更多?因为是他的同乡,积怨愈深,臣只有一去以谢之,就伏地哭泣,神宗走下御座亲自拉他起来,要求辞职!慰留再三。居正勉强同意,犹不出视事,一个威风凛凛的宰相竟然当众大哭。伏地。

何至于这样的撒泼;

还闹得要辞职*;经皇帝再三慰留,也不听,最后用白纸黑字写了手敕,他才出来管事,对于一个并不严重的上疏,类似的事还发生在夺情风波中,赵用贤,当吴中行。沈思孝被处以廷杖时;王锡爵。申时行出面向张居正求情!这两人均是他的好友与同事!也是凭不一般的友谊进行调解;当他们说明来。

张居正突地转身一拜说:我能怎么样?那就只有自刎了,你们这是要赶我走。这在中有生动的叙述,刑部员外郎艾穆,主事沈思孝联合上疏指控居正忘亲贪位。张居正大怒。欲以重处;马自强出面调解,张居正突然跪倒。

话还未说完,

一手抹须说:公饶我,王锡爵以好友的身份再次相劝!张居正说:皇帝已经发怒,王锡爵说:也是为了你,张居正突然屈膝。

但那不甘于人下的心态。

举手索刃作刎颈状说:你杀了我,你杀了我吧!王锡爵大惊失色;急忙退出,又是抹须,又是跪倒。又作刎颈自杀状。竟然闹得要自杀,为了这样一件小事,活像一个无赖。这又岂是堂堂宰相所应有的行为,真是匪夷所思,无怪乎连与他共事已久的王锡爵也吓了一跳,自小心高气傲,张居正出身下级军士之家,在民间摸打滚爬;具有英勇无畏的军人气质,奋起急追的泼辣劲,便使得同僚手足无措,一个饱读经书的。

洞若观火的智慧。

一显峥嵘,倜傥豪放的翰林,威震当朝的宰相,兼有泼皮样的身手,这些互不相容的多极表现。竟然浑然一体。这就是活生生的张居正,尽管他有进退徐疾,胸中藏兵;决胜千里的勇气,工于。

殊不知,

深谙权术,但逃不脱这性格的自伤和伤人;他埋怨,仆以孤直,不能随俗讨好于人!错当宰相,为众所忌。正是他缺乏这一自知之明;才加剧了身后的罹难。这是真正的性格悲剧!广东岭西的山民从嘉靖时期就有反抗朝廷的活动;自六。

本文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