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林历史网首页 > 历史>正文

无所适从

发布时间 2020-02-14 16:40:01 阅读数: 5

无所适从春秋时;晋献公爱宠妾骊姬,立她为夫人。后来骊姬想立自己的儿子奚齐为太子,于是设计陷害太子申生,和两位公子重耳与夷吾。重耳守蒲,骊姬先怂恿献公命申生守曲沃。夷吾守屈,只把奚齐和她妹妹与献公生的儿子卓子留在身边,又派士蒍去筑蒲城和。

士蒍奉到这个命令之后,觉得很为难;因为这两个城筑得太坚固既不好!不坚固也不好!他经过再三考虑之后,决定还是筑得不坚固比较!

不愿多生枝节。

献公知道了,

公子夷吾却不答应,

于是便偷工减料,在城墙里填塞了许多柴草,马马虎虎筑好了!便交给两位公子去接收,便马马虎虎接收了,公子重耳是个贤明的人。而且据实报告了。

很生气,便把士蒍召了来,士蒍爬在地下磕着头,回答说:严辞训斥了一顿。「我并不是不能筑成两座坚固的城;而是有一片苦衷的,我曾听说过,一定会招本来祸事,没有祸事而显得忧戚。一定会招来!

我当时奉命去筑城。没有战事而从事筑城,如果不去,就是违抗命令,这是不敬,如果我把城筑得很坚固,将来难免不被敌人占领;那时不容易攻打;无异帮助了敌人。这是不忠;不忠都是有罪的;所以我为了顾全这两点才这样做的。但只要主公能够修德安民,现在城虽不坚固,两位公子就会很。

根本就用不到筑城,那时对主公而言,说不定三年之后就要对这两城用兵;」献公听了他的话。还以为他是巧辩,就更不用坚固了?心里很多感触。便吟出三句诗,士蒍退了。

教我究竟遵从那一个呢?

后来骊姬陷害公子申生;

公子重耳和公子夷吾也不免自危,

「狐裘尨茸,一国三公,吾谁适从,用狐皮做的皮衣毛色是那样杂乱,」这意思是说:好像一个国家有三个君,便自杀了,申生回到自已的封地新城,各自回到蒲邑和屈邑去了。骊姬自然不会放过他们。

献公便派寺人披率兵去攻蒲邑,

又怂恿献公杀害他俩,

公子重耳仓惶逃走,

可是寺人披也有一片苦衷,

不忍杀他,

因为城池不坚;毫无困难的便把城攻破了。又被寺人披追上了,他知道公子重耳是无辜的,可是君命难违,只得割下重耳的一角衣服,而让重耳逃。

回去覆命,而公子夷吾呢?夷吾自知难守。当献公派贾华率兵到达屈邑的时候,也便弃城逃奔秦国去了,士蒍当初筑城,的确是有先见之明,他知道献公宠爱骊姬,三位公子都非骊姬。

如果把两座城筑得太坚固了,

那么两位公子一定拥兵自守!

迟早总会出事;晋国便要陷于内战之中了;后来「无所适从」成语就从这里演变而出。用来比喻处理一件事不知如何!

本文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