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林历史网首页 > 历史>正文

晋楚城濮之战

发布时间 2020-02-13 08:01:02 阅读数: 2

描写战争有个特点,估计是趴在竹子上用刀刻字实在太累;不怎么集中笔墨写场面?因此大部分文字都用到战争的周边元素上,字不能太多,例如外交。

他跟子犯说了自己的一个梦,

被摁倒在地,

结果不敌楚王,

人心向背等,战前部署,晋楚城濮之战中涉及两段心理,其中心理因素是重头戏,一是晋文公的,一是楚国主帅子玉的,晋文公重耳在开战前心事重重。可以说是压力山大。说自己跟楚成王发生肉搏战。更加恐怖的是:重耳觉得自己会战败。还被楚成王吸脑髓。子犯很会把握。

而你仰卧向天。

我得天。

马上解析说:楚王将你摁倒在地,这个姿势不正是楚王趴在地上向你臣服吗?不就是证明你得到天的帮助吗?楚伏。

当年他流落天下:

一些小国家都没礼遇过他,

可能是晋文公他老人家晚上睡觉被子盖厚了。导致出现二人肉搏;于是这床被子被幻化成了楚成王。自己被摁倒在地的情景。而之所以和楚成王肉搏,主要是重耳心里有愧疚感,只有经过楚国时;楚成王以诸侯之礼款待了他,在宴会上,重耳说出了著名的退避。

今日为争霸业,不得不兵戎相见,楚成王问重耳将来怎么报答?但是旧日的恩情还是积淀在内心深处?国家的利益。两相交织在晋文公意识里,因此让他很不安,私人的恩惠,预设自己被楚成王击败,其实是他不敢面对帮助过自己的。

晋文公对这场战争极其在意。

就在此一战;

再深入一层而言。他一生的事业。乃至晋国的霸业,而此时的晋文公已经垂垂老矣;成功与否很重要,如果战败,卷土重来的机会很少;事实证明,这次战役之后四年,晋文公就去世了,时不我待的。

在这种情境之下:

时时压迫着晋文公;而这种压力幻化成具体的形象就是楚成王,而子犯的解答。正好戳中了晋文公内心深处最渴求的东西!子犯的解释实在有些牵强附会,被摁倒在地怎么能算得胜呢?只有这样的解释才到位,解释的合理性要看具体的情况,放在平常是荒。

子犯的心理辅导何以能如此到位,

而是因为他懂晋文公,

但放在这个紧要关头却是合理的,不在于他通心理学,子犯就是追随者,当年重耳逃难,他跟随重耳。

有时候可能是老朋友更能为其解开心结?

把你最时髦的那套嵌满珠玉的服装送给我,

犹或为之,

况琼玉乎,

子犯即狐偃,知道重耳心里想什么?最希求什么?最害怕什么?一个人出现心理障碍时,而楚国的最高军事指挥官子玉也有同样的紧张。梦河神谓己曰,河神对他说:我让你取胜,子玉把这事告诉了儿子和手下:他的手下荣季说:死而利国,是粪土也,也就:

不就一套行头嘛,

为国去死都行;送给河神就是了,但子玉没有答应,这其实也反映了他战前的焦灼和不安;但又吝啬小气;内心深处将战胜的希望寄托于神灵,不肯为胜利而放弃自己的利益和缺点,他的解答充满唯物色彩;荣季是个清醒人,荣季对其他人说:胜败与否根本不关神灵的事,没有大局观。而在于子玉不肯勤劳。

本文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