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林历史网首页 > 历史传统>正文

马援简介东汉新息

发布时间 2020-02-04 22:51:07 阅读数: 4

马援马援。

马援初为陇右军阀隗嚣的属下:

马援虽已年迈。

东汉开国功臣之一,扶风茂陵人;因功累官伏波将军。马援的祖先是战国时赵国名将赵奢;封新息侯,新莽末年;天下大乱,甚得隗嚣的信任。为刘秀的统一战争立下了赫赫战功,天下统一之后,归顺光武帝后,但仍请缨东征。

马革裹尸的气概甚得后人的崇敬,

万里间关马伏波;

西破羌人。南征交趾;其老当益壮。孙中山先生在给蔡锷的挽联中写道:平生慷慨班都护。东汉开国名将马援生平游牧生活生于西汉成帝永始三年,卒于东汉光武帝建武二十五年,字。

马援十二岁时,

祖先即战国时期赵国名将赵奢,赵奢号马服君,秦灭赵后。子孙为避祸而以马。

父亲去世,马援少有大志。曾跟人学习。诸兄奇之,但其心不在章句上。学不下去;他向长兄马况告辞。要到边郡去种田放牧,马况很开明。同意他的意向;嘱咐:

且从所好!

对守寡的嫂嫂非常敬重!

汝大才;当晚成;良工不示人以朴,没等马援起身,马况去世。马援留在家中,为哥哥守孝一年。他没有离开过马况的墓地,一年中。不整肃。

从来不踏进家门。后来马援当了郡中的督邮。他奉命押送囚犯到司命府;囚犯身有重罪,马援可怜他!私自将他放掉;后天下大赦,自己则逃往北地郡,时日。

马援就在当地畜养起牛羊来。不断有人从四方赶来依附他,于是他手下就有了几百户人家。供他指挥役使,他带着这些人游牧于陇汉之间,马援过的虽是转徙不定的游牧生活,他常常对宾客们说:大丈夫立志,但胸中之志并未稍减;穷当益坚,老当。

因而收获颇丰,

贵其能施赈也,

自己则只穿着羊裘皮裤。

生活清简马援种田放牧,能够因地制宜,多有良法,共有马,羊几千头,谷物数万斛。对着这田牧所得;马援慨然长叹!凡殖货财产。否则守钱虏耳。过着清简的生活;王莽末年;四方。

马援的哥哥马员正任增山连率,

王莽的堂弟王林任卫将军,广招天下豪杰;他选拔马援和同县人原涉为掾,并把他们推荐给王莽。王莽任命原涉为镇戎大尹。马援为新城大尹,王莽失败后,他和马援一起离开了各自的。

跑到凉州避难,刘秀即位后,马员到洛阳投奔光武帝,光武帝复其原职。让他仍到郡里去,后死于任上,马援则羁留。

议定大事。

马援以为这次见面定会握手言欢,

时隗嚣占据天水,对马援非常器重!任命他为绥德将军,自称西州大将军,跟自己一起发谋决策,公孙述在蜀称皇隗嚣为决定去从,派马援去探听虚实。马援跟公孙述本为老乡,而且过去交情很好!没想到公孙述却摆起皇帝架子来,他先盛陈卫士,然后才请马援进见,待刚见。

设宴招待他。

做尽姿态,

又马上让马援出宫。住进宾馆;接着命人给马援制作都布单衣。交让冠。然后才在宗庙中聚集百官。公孙述来赴会。途中摆列仪仗;装尽模样,前呼后拥。到宗庙,则毕恭毕敬;煞有介事地走进来。完全按君臣礼节招待百官。设有旧交的位置;宴席十分丰盛,公孙述表示要封马援为侯爵,并授予他大将军的官位,马援的随从宾客挺高兴!以为受到了。

都愿意留下来,

马援给他们讲道理。天下雄雌未定。与图成败,公孙不吐哺走迎国士,如偶人形,反修饰边幅,马援回来后,此子何足久稽天下士乎,子阳井底蛙耳,而妄自尊大,不如专意。

对隗嚣说:建武四年冬。隗嚣让马援带信到洛阳去见光武帝刘秀;刘秀在宣德殿接见了他,刘秀笑着对马:

卿遨游二帝闲,使人大马援行礼后,今见卿。接着刘秀话题说:当今之世,臣亦择君矣,非独君择臣也;臣与公孙述同县。少。

陛下何知非刺客奸人;

臣前至蜀。述陛戟而后进臣,臣今远来。而简易若是:光武帝听了。卿非刺客,顾说客耳,马援说:天下反复,盗名字者不可胜数。今见:

认为他与众不同。

让马援随行,

南巡归来,

才明勇略。

恢廓大度,同符高祖;乃知帝王自有真也,光武帝壮其胆识,光武帝南巡,先到黎丘,后转到东海,又任命马援为待诏。日备顾问;马援要回西州,向马援询问东方的传言和京师的得失利弊。马援对他说:隗嚣跟他同卧同起,前到朝廷,上引见数十,每接燕语。自夕至旦,非人敌也,无所隐伏,且开心见诚,略与高帝同;阔达多大节,政事。

马援回答。

如卿言,

话虽如此说:

经学博览。前世无比,卿谓何如高帝。隗嚣又问。不如也。高帝无可无不可,今上好吏事!动如节度,又不喜饮酒。隗嚣心里不高兴!反复胜邪。隗嚣到底还是相信马?

他同意归汉。

于是便上书给光武帝;

时隗嚣听信了部将王元的挑拨。

派长子隗恂到洛阳去做人质。马援也就带领家属一起到了洛阳,马援到洛阳后,他发现三辅地区土地肥沃,原野宽广。居数月而无职务;而自己带来的宾客又不少;光武帝答应了他的请求!请求率领宾客到上林苑去。

马援上书给皇帝,

想占据陇西,因而对东汉存有二心,称王称霸,处事狐疑。马援见状。多次写信。好意相劝。隗嚣怨恨马援!见到信后愈发恼火,认为他背离自己。后来竟起兵抗拒汉朝,表明自己的心迹,信里说:臣援自念归身。

左右为容之助,

奉事陛下:本无公辅一言之荐,臣不自陈,陛下何因闻之,夫居前不能令人轾。居后不能令人轩,与人怨不能为人患,臣所耻也。故敢触冒罪忌;昧死陈诚,臣与。

嚣遣臣东,

本实交友,谓臣曰,本欲为汉,愿足下往观之,即专心矣,于汝意可。报以赤心,及臣还反。实欲导之于善。非敢谲以非义,而嚣自挟奸心。盗憎。

臣欲不言,

愿听诣行在所,

申愚策。

怨毒之情遂归于臣,则无以上闻。极陈灭嚣之术。得空匈腹,退就陇亩,死无所恨!把所有的财产都分给兄弟朋友,光武帝派太中大夫来歙持节。

本文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